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云南师宗饮水工程一年无人管称没钱付工钱

来源: 时间:2018-12-17 16:52:05

云南师宗饮水工程一年无人管 称没钱付工钱

转播到腾讯微博

由于缺水,村民不得不想方设法保存雨水曲鸣飞/摄

转播到腾讯微博

未曾铺设的管道渠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村民只能每天跋涉几公里用牛车取水

杨旭 70岁的王忠云老人把拉水的牛车叫停,走到一旁的山林里,指着快要填平的沟壑叹着气说:“这就是我们的抗旱工程。”去年云南遭受百年不遇的严重干旱,师宗县属重灾区之一,干旱期间,抗旱工程干得风风火火。时隔近一年,几乎荒废的抗旱工程以虎头蛇尾收场。

村民每天凌晨4点排队接水

9日下午1时20分,王忠云从家里拉出装了4只水桶的牛车,到大约2公里外山下的龙潭运水。王忠云老人是师宗县雄壁镇法召村委会三家人村小组的一名村民,运送生活用水是他每天必做的事。

龙潭是从山洞里冒出来的一股山泉,几乎是三家人村小组300多村民唯一的一个人畜饮水水源地。25分钟后,王忠云来到龙潭边,排队、装水……最后,把4桶水往他家里运。王忠运说:“每次最多只能拉四桶水,多一桶都拉不上去。”

用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王忠云终于把水拉到家门口,由于水桶的破损和泼洒,4桶水只剩下了相当于3桶的水量。“我们的水比油还要金贵。”

在三家人村小组唯一的一处水窖前,放着三只水桶,两只已经装满,另一只水桶只接了一半。村民说,每天凌晨4时就有人在这里来接水,装满三只水桶需要一天的时间,可以边去地里干活边接水。一家正在盖房屋的村民说,他家盖房屋用的水都是从近20公里外运来的,运一车水要300元钱。浇混凝土的那几天用水量最大,有天运了5卡车水,支付了1500元的运费。这些村民说,村民盖楼房用的水都是用货车运来的,村里根本找不到水。

私挖滥采导致井水枯竭

村民李国方指着自家附近的一个坑穴说,以前那里是他挖的简易水井,但枯叶和泥土几乎快填满这个坑穴。“以前能够供我家里用水,因为开采煤炭挖断了水源,水井里再没有水了。”

数十年前山里开采煤矿,打了很多矿井,挖断了山体的水源,原来有井水的地方都慢慢断流了。在私挖滥采严重的时候,周围山上的矿井多达数十个之多,特别近几年影响更明显。

师宗县水务局对法召村的一份生态环境状况中称:“法召村是我县重点原煤开采区之一,受采煤影响,本区域水资源匮乏,地表水萎缩,地下水急剧下降,水土流失较为严重。由于煤矿逐年深层次地开采煤炭,水保植被逐年破坏,不但影响农业生产用水问题,特别是人畜饮水更加困难。”

法召村委会有4个村小组,人口3760多人。法召村委会主任王小康说,这个村人畜饮水相当困难,每年5到9月份靠雨水生活,其余时间都要到别处去运水。最近的有1公里多,最远的要到2公里外去找水。农业用水纯粹是靠天吃饭,多年来,这里的农作物收成极低。去年,云南大旱,师宗县是旱情重灾区之一。师宗县水务局勘察设计研究所有关材料称,法召村水安全问题已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严重制约着地方经济社会的快速、持续、健康发展。

抗旱工程两个月不到就停工

去年大旱,当地政府把解决法召村的人畜饮水工程作为抗旱工程来抓。师宗县水务局勘察设计研究所为法召村委会的人畜饮水工程做出工程设计。其称,法召村委会的抗旱饮水安全工程,既能保障目前因严重旱灾造成的人畜饮水工程,又能持久发挥效益,造福于民。

三家人村小组的人畜饮水工程去年4月26日由该组组长梁冲海与包工头王忠明签署了工程合同,王忠明负责建设,施工期间为2010年4月28日至6月28日,要求在两个月内建成。王忠云听到这个消息,看着热火朝天的工地,心里高兴得不得了。但让村民失望的是,工程还没完工,工人就撤走了,饮水工程再没下文。盼望了很久的一个民心工程,却落入一个虎头蛇尾的收场。“当地一个焦化厂在法召村一个村小组建了一个供水点,大概能解决20%的村民人畜饮水,缺水的村民还有近3000人。也采取过一些措施,不过由于资金不足,那些供水的简易设施几乎都没建成。”

“这就是我们的饮水工程,去年大旱期间修的。”王忠云指山腰的一处沟壑沮丧地说,这是一条挖掘机挖出的沟壑,大约1米宽,从山腰一直延伸到山顶。山顶建了一个150立方米的蓄水池,下方的龙潭边建好抽水泵房。山腰的沟壑大约有1米深,山顶的沟壑大约2米深,用于埋金属水管。沟壑两旁墙壁泥土垮塌,掉落的泥土快将山腰的沟壑填平,山顶的沟壑里同样塞着厚厚一层泥土。水池自去年4月开工建设后,建了不到两个月,至今还没有安装水管,没有输电线和水泵设施,蓄水池没有装过一滴水。

上普安村小组抗旱饮水工程,同样虎头蛇尾。不同的是,连蓄水池都还没有建成。

王忠明说:“三家人村的人畜饮水工程,我已经按照合同完成了,但找不到付钱的人。三家人村和上普安村的两处工程,我已经投下了50多万元,我找过村干部、雄壁镇政府和雄壁镇水务所,至今没有人承诺付我一分钱。”

而雄壁镇王副镇长说,合同对工程款的约定是,“工程实行报账制,待全部工程竣工后,一次性结算,由发包方和承包方签字生效后报上一级主管部门核定、审批。

“当初,当地搞煤矿配置,把五一煤矿转给昆钢集团一个下属公司。有镇干部口头承诺,建设这个人畜饮水工程,五一煤矿出资50万元,镇政府用抗旱经费承担37万元,把水管接到村里的三个片区,进户水管的费用由村民自己承担。但由于村小组至今没有收到一分钱,所以村小组根本没有能力来付工程款。”梁冲海说。

既然没有付款能力,梁冲海为何要签工程款合同?对此,梁冲海说:“是镇水务所通知我去签的合同。签合同那天,水务所的小黄带着王忠明来,说是一个领导介绍来的。此前,我根本不认识王忠明。签合同时只考虑镇政府是值得信任的,即使遇到问题,镇政府会解决的。当时想尽快解决村民的饮水困难,没有考虑其他。”

五一煤矿是否口头承诺付50万元,该矿一工作人员称这个事只有矿长自己才知道,但矿长下矿井去了。他让留下联系方式,并给予回复。但到发稿时都未收到回复。

资金不到位

没钱付工程款

:两个抗旱工程停工的原因是什么?

雄壁镇水务所所长王振华:水务所把项目如实向上级申报,资金到位不多,没有资金来支付工程款。

:当初承诺的抗旱经费做了什么?

王振华:安排的抗旱经费本着急的先补助,这个项目没有批下来,没有下达指标,只是说过镇上去争取资金。

:项目没有批下来,又没有经费保障,为何仓促上马这些项目?

王振华:因为涉及煤矿配置,经过协调五一煤矿,五一煤矿口头承诺投资一部分,初步协调同意出50万元,至今没有出一分钱。

:对方为何没有出资?

王振华:是三家人村小组和水务所协调不到位。

:三家人村小组的人畜饮水工程的正式设计图上,工程概算资金为35.53万元,为什么要人家煤矿出资50万元?

王振华:五一煤矿也要用水,增加一些材料,建造成本要增加。

:您明知这两个村小组根本没有财力来建造这些人畜饮水工程,水务所通知人家来水务所签订合同的目的是什么?

王振华:水务所是个技术部门,不做别的事情。

当问王振华水务所是否有姓黄的工作人员,他一直坚称没有,只有县水务局有“小黄”。对于水务所把包工头介绍王忠明签合同的目的是什么,王振华却让问“小黄”。随后多次拨打“小黄”的,一直没有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