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武汉百余大学生被骗去东莞校园中介乱象多

来源: 时间:2018-10-28 19:10:38

武汉百余大学生被骗去东莞 校园中介乱象多

图为:被骗学生陷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图为: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招工告示和长长的被骗学生名单

本报特派徐剑桥 摄影戈昊怡 实习生刘萍 陈欢

100多名武汉大学生趁暑假赴东莞勤工俭学,身在异乡又陷困境(本报昨日A01版曾予报道),原有的满腔热情化作了失望、懊恼甚至自责。据当地警方调查,与他们签订劳务协定的武汉“前沿高校创业联盟”,竟然是一个“三无”黑中介。

希望这群大学生的伤心之旅,能引起急于找工作的大学生们的警惕。还有此事暴露出的大学校园招聘管理中的疏漏,能引起校方的注意。

梦启武汉

外出打工减轻家里负担

7月11日深夜11时,三辆大巴车载着135名学生从武汉出发前往东莞市常平镇。之前,他们与一家名为“前沿高校创业联盟”的中介签订协议,赴东莞做暑期工挣钱。

来自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的张伟(化名)憧憬着,从7月11日到8月25日,做完这55天的暑期工,挣到2000多元钱的生活费,“下学期就可以减轻家里负担了”。

张伟并不担心此行。这次来东莞是通过一家名为“前沿高校创业联盟”(下简称“联盟”)的中介,联盟负责人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过来打工是同学之间相互介绍,起码还是信任同学的。”

该联盟在武汉多家高校设有校园代理,负责组织宣传并接纳大学生报名。张伟清楚地记得,6月上旬的一天,该联盟8名负责人来到学校借用教室做推广,“说到广州、东莞等地的大型电子厂做普工,包食宿后一个月能挣1500元到2200元,很多同学都争着报名。”经该校校园经理的后续宣传,他们学校有260名学生报名,并于6月底交了体检费、保险费60元和车旅费200元,定好7月9日从学校出发。出发前,学生均与联盟签了一份《勤工俭学协议书》。

出发时间却被拖到11日晚上,原因是联盟“安排有误”。“他们先是说男女比例要调整,后又说换了一家工厂,人数要缩减。”后来有部分报了名的同学主动放弃了。

张伟说,成行那天,共载有他们学校102人的两辆大巴从学校出发。和他同来的大学生,主要是想挣下学期的生活费,其次是为增长见识,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久他们与另一辆载有30名其他高校学生的大巴相遇,三辆车一路朝南驶去。

梦断东莞

“弹尽粮绝”被迫报警求助

7月12日下午5时,三辆大巴历经周折,来到东莞市常平镇。“没想到当时约好来接车的人没有来,还说联系好的工厂变卦了。一百多人赌气不下车,司机好说歹说才把我们劝下车。”大学生小宋说,联盟负责人保证次日中午12点前一定可以进厂,一百多人只好收起愤怒,草草买了点东西填肚子,当晚9点,大家才住进了联盟安排的旅馆。“6个人一间房,4人睡床上,2人睡地下。”小宋说,由于工作没有着落,大家呆在几平方米的房子里窝着,热得受不了,纷纷到户外乘凉。“中介不能安排我们进厂,也没有管过我们一顿饭。20多名大学生受不了,14日上午自行返回了武汉。”

为尽快摆脱困境,学生们聚在一起,开始想办法“自救”。小宋说,经大家商量,学生们分组出去朝桥头镇方向找工作。但找了两天,可惜附近的工厂要么只招长期工,要么招工已满,没有工厂愿意接纳他们。

身困常平四五天后,小宋随身带来的几百元钱所剩无几。到14日中午,不少同学没钱吃饭、没钱喝水,“一家小商店的阿姨可怜我们,给了我们一箱矿泉水。去住旅馆,本来50元一晚的房间,看我们没钱,老板只收了25元一晚,当时有人感动得哭了。”

14日,联盟负责人承诺当天上午可以把大家带到惠州市惠阳区的一家通讯公司做机,但直到当日上午10点,接大学生们的车却依旧没有踪影。积攒已久的失望和愤懑爆发,同学们向常平镇桥沥派出所报了警,联盟两名负责人被带到派出所了解情况。警方调查得知,“前沿高校创业联盟”竟是一个“三无”黑中介,中介机构负责人祝鹤龄,为中南民族大学工商学院的大二学生,15日晚曾多次致电祝鹤龄,但其一直关机。

学生们报警时,除少数学生被安排进厂和自行返汉或投奔在粤的亲友外,88名学生没有去处。警方还联合当地人力资源等部门马上介入,并联系东莞市救助站进行救助。14日晚8时,警方把愿意接受帮助的28名大学生送往救助站,解决他们的食宿问题。次日,这28名大学生自行离去。

缘何被骗

对校园中介事前无考察

前晚9时半,找到桥头镇的一家招待所,一间每晚租金50元的单间挤了6名大学生。房间内只有两张木床和一台老旧的落地扇,热气逼人。

见到家乡媒体到来,学生们显得尴尬又腼腆。在拍照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背对镜头,原因是他们觉得“大学生被骗到这里,面子上挂不住。”

事发后东莞警方让大学生小张负责统计滞留大学生的情况。小张向提供了五张名单,看到这百余名大学生年龄从18岁至20岁,分别来自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湖北工业大学商贸学院、武汉交通职业学院等校。

为什么被骗学生集中在这些高校?小张坦承,他们多在三本院校就读,每学期的学费较高,选择暑期外出打工可以分担家里的压力。他们大多来自湖北各县市的农村。

调查了解到,“前沿高校创业联盟”成立于2008年10月,最初以“前沿工作室”命名,主打大学生兼职业务。后改名“前沿高校创业联盟”,祝鹤龄任联盟总经理。在团队发展中,他们一方面在各高校张贴招聘校园经理的海报,一方面与各高校的创业社团取得联系,争取合作。

然而,这家“发迹”于高校内的中介,经警方调查竟然是个“黑中介”,这让小张很后悔:“当初纯粹是出于对同学的信任,没有查中介的背景,根本没想到会被骗。”小张说,他如今最现实的想法是,通过警方介入,能拿回60元的体检费、保险费,“再找中介谈后面的赔偿问题。”

骗局追问

还有多少黑中介潜伏校园?

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办公室王主任表示,经过受理此案的桥沥派出所调查确认,涉案的中介机构“前沿高校创业联盟”,根本没有注册,没有固定营业场所,也没有相关的营业执照。该中介收取费用行为发生在武汉,受骗学生又无收费收据,这让当地相关部门在处理此事时也很棘手。

无独有偶,7月14日,来自湖南5所高校的127名学生,在东莞南城区准备做暑期工时同样遭遇中介骗局被困。

关于大学生暑期实践期间如何防止上当受骗,东莞市劳动监察支队何队长表示,首先要看中介单位是否有工商部门颁发的劳务派遣执照,其次学生外出打工必须得到学校以及家长的同意。他建议:“大学生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暑期勤工俭学最好在本地解决。”

劳动部门介绍,黑中介的伎俩有夸大宣传、假签约、假地址、骗收费、玩失踪等。多名大学生提供给的勤工俭学协议书显示,协议从头到尾只有学生(甲方)的签名,中介既无签字,又无盖章。

这些学生介绍,联盟委托学生作为校园招聘代理,而不是通过学校,学生在出发前也没有知会校方,这导致在事发后很多高校对学生通过中介来东莞打工的事情一无所知。

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所所长湛新民接受采访时表示,市场上中介机构良莠不齐,目前监管只停留在中介交易环节,而不是对中介市场的全程监督。

广东中泽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玉忠则建议,被骗学生在报警后,可去劳动部门投诉,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