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夫妻蜗居8平小屋卖油条14年供出3个大学

来源: 时间:2019-01-13 14:10:27

夫妻蜗居8平小屋 卖油条14年供出3个大学生

夫妻俩天天很忙碌

3个孩子是夫妻俩的骄傲

环球时报-环球6月3道他们,蜗居在陋巷里一间不足8平米的小屋里14年,尝尽生活艰辛。

他们,省吃俭用,每天沿街叫卖30多公里,靠卖油条、豆浆,供三个儿子上了大学。

他们,一天只睡5小时,一年休息不足7天,却轻描淡写地告诉孩子,生意比以前好多了,以打消孩子的挂念。

他们租住在福州鼓楼区西营里市场附近,妻子林秀花,丈夫池文森,两人今年均49岁。十四年前,他们从莆田来到福州,凭着“决不让孩子像自己一样生活”的坚定信念,先后将三个孩子送进了大学。

初来福州时只会一句普通话

夫妻自嘲是“哑巴”做生意

池文森的老家在仙游县游洋镇的小村落里,靠种地为生。三个孩子出生后,日子过得更加紧巴巴的。

97年年初,池文森向亲戚借了一百元,带妻儿离开老家。初来福州时,夫妻俩都只会一句普通话“一根油条三毛钱”,他们笑称那时像“哑巴”。

“那时,我们什么也不会 ,就想好好做些事情,把三个孩子带大。” 池文森说,后来在老乡的帮助下他们慢慢学会了普通话,甚至还会点福州话。

“刚来没多久,我们学会了炸油条、做豆浆。”池文森说,靠着这点手艺,还有热情,夫妻俩的摊子得到了许多顾客的认可。

“那时候真的很苦,一根油条才三毛钱,有段时间都想回去算了。”提到初来福州的生活,林秀英的眼眶红了。她说,由于没什么文化,到处碰壁。但一想到三个孩子,他们继续坚持,“总不能让孩子长大后也和我们一样吧”。

想看奥运家里又没电视

3个孩子四处“蹭”电视

池文森夫妻的蜗居藏身西营里市场附近的小巷里,转几个弯之后,才看到一间约8平米的小屋。

昏暗的小屋被分隔成两层。上层是卧室,下层则兼具了客厅、厨房、仓库等多种用途。池文森说,睡觉时最苦,阁楼上的床铺成通铺,孩子大人5个挤在一起,转身的余地都没有,夏天更是闷热难耐。直到孩子们先后上了大学,才腾出了了些许空间,夫妻俩睡觉时也不必那么拥挤了。

而家里除了风扇之外,家电只剩一台用来放食材的旧冷柜和一台小小的电视机。

“买电视时,孩子们可高兴了。”池文森拉说,08年奥运会时,孩子们为了看比赛要到处“蹭”电视看。池文森看着很心酸。为此,他戒掉了多年的烟瘾,买了台一千元的电视。

一天只睡5小时

他们14年如一日

凌晨3点,天还没有亮。林秀花夫妇就得起床,准备当天的各种食材。6点左右,将做好的油条等送到预定的酒店。

上午9时许,林秀花一手提着20多斤的豆浆,一手扶着装满油条和烧饼的筐子用普通话和福州话沿街叫卖。她先在西营里市场附近卖,随后到东街口,五一广场。林秀花说,她经常要补鞋,因为每天都要走上30多公里。直到豆浆油条全部卖完才回家,这时候大约中午一点了。

下午两点左右,夫妻俩再次出门摆摊。池文森傍晚回家做饭。直到晚上七八点,卖完了所有的煎饼,林秀英才收拾好摊子,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每天都这样,都没时间带孩子出去走走。”池文森说,一想到三个孩子的学费,他们一刻都不敢懈怠,过年才会休息几天。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入不敷出,借亲戚朋友的钱也没还清。一提到生活的艰辛,夫妻俩几次红了眼眶。

食材花费高成本

只为良心做生意

连日来,与夫妻俩交谈数次,发现他们的“生存观念”远比他们一辈子为儿女所付出的劳苦更让人动容。“我们很需要钱,但一定用良心做生意。”

每天下午,林秀英煎蔬菜饼,池文森则揉面、掺蔬菜、下锅。池文森煎海蛎饼,每块饼里都加入新鲜的海蛎。由于夫妻俩手艺好,用料足,又热情,摊位前顾客总络绎不绝。

在池文森相处的几天里,发现,他每次都是用新鲜的油来烹炸油条,每天剩下的食材都来做菜下饭,然后重新到附近的市场购买。

“每天都用新鲜的油。提高成本我不怕,要让客人放心才行。”池文森说,为此,他做的油条成本相对较高,每一根的利润不超过3毛钱。所以得卖完最后一根才能回家。

邻居杨依姆夸:“他们家的油条又大又好吃,豆浆也很不错。”杨依姆说,她几乎天天都会光顾这小摊。夫妻俩不管一天多累,都会把锅碗、摊架清洗一遍,这一切邻居们都看在眼里。

夫妻俩感动邻里

城管都开一面

林秀花指着自己的衣服说,都是邻居送的。生活的负担让她不舍添置新衣服。她很庆幸能遇到热心的街坊邻居,特别是得知夫妇俩还要供养三个大学生时,邻居对夫妻俩更好。

“居委会和段警也都非常关心我们呢。” 林秀花说,刚来福州时,有个别摊主见他们生意好会刁难他们,附近的居民和段警都会站出来替他们打抱不平。

而城管有时候也会对他们开一面,林秀花说,她特别感激城管执法人员,也懂得知恩图报,在摆摊时尽量向内侧角落靠,不占用街道太大的地方,“也算是对城管执法工作的小小支持”。

和孩子打也得掐时间

勤俭夫妻养出3个大学生

一说到三个孩子,夫妻俩显得特别兴奋。林秀花说,孩子年纪相仿,老大在福州大学阳光学院,老二在集美大学,老三在福建师范大学。“3个孩子都很懂事,是我们的骄傲”,林秀英开心地笑了。孩子们平常最常说的话就是:“妈,等我们毕业以后就能够为家里赚钱了,你和爸爸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说起老大,林秀花有些难过,“他是老大,帮家里做的事情特别多,学习时间被占用了,所以高考的成绩不够理想,但我还是觉得他很优秀。”明年老大就毕业了,夫妻俩能稍微松口气了。

而老二呢,很勤俭,读中学时,连一瓶矿泉水都舍不得买,再渴也忍着回家喝。现在老二在外读书,有空时都会打回来关心下妈妈。虽然很想儿子,但是她打个都得掐时间,还总劝儿子早点挂断,“费太贵了,我们少说几句。”

最小的老三才读大一,他现在边读书边打点零工。“苦虽然苦,好在现在他们都考上大学了。”林秀花夫妻俩一直很乐观,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等最后一个孩子毕业了,我们也不用这么忙了,几个孩子都说到时带我到外面走走。”林秀花说完,掩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