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押运员被甩下30米高立交奇迹生还

来源: 时间:2018-11-23 16:15:44

押运员被甩下30米高立交奇迹生还

一辆空载大货车行驶到沙坪坝区渝遂立交桥上一弯道处时,撞上护栏,半截车头悬空。坐在副驾驶位的押运员由于没系安全带,被径直弹出车外,坠下约30米高的立交桥下。万幸的是,坠桥押运员虽然伤得很重,仍有生还希望。 昨晨7时25分左右,重庆祥捷汽车运输公司驾驶员蒋伟,驾驶渝A32290的拖挂货车经渝遂高速路从成都回渝。货车刚从大学城隧道出来,行驶在渝遂立交(原高滩岩立交)上,准备往内环快速路沙坪坝方向。

蒋伟说,当时他和同样已36岁的押运员廖波都想早点回家休息,所以油门轰得有些大,加之路面上车流较少,车速有些偏快。他刚上立交桥就发现路面有些打滑,整个车轻微侧滑。

这时控制车速已来不及了,货车走到立交桥直角弯入弯段末端时完全失去控制,车头在离心力作用下侧翻,并擦压在护栏上,半截车头悬在半空。更不幸的是,副驾驶位上的押运员廖波,在迷迷糊糊中直接被甩出车外,坠落到立交桥下,生死不明。

所幸蒋伟仅受了点皮外伤,他爬出驾驶室脱身后,四处搜寻廖波下落,并拨打119和120求救。不久,蒋伟就看到廖波躺在30多米高的立交桥下一动不动。他先是一阵心寒,随即注意到廖波身边似乎是一片草丛,身下还压着半截树冠。

随后赶到的消防队员在桥下救起廖波。经120医生检查,发现其头部外伤、右侧髋关节骨折,血压偏低,不过仍有生命迹象,被送往高新区人民医院抢救。

昨下午获悉,廖波被转送往新桥医院,继续接受抢救。新桥医院医生说,现在廖波已经出现失血性休克,医院根据他的病情也下了病危通知书。

医生说,坠落伤最怕的是伤及内脏,而内伤临床表现一般都具有滞后性。廖波是否能够延续生命,昨晚是最关键的一夜。如果挺了过来,说明他的内脏没有遭到致命撞击,将有较大延续生命的可能。截至昨晚8时,廖波仍在抢救中。

夏祥洲

三次缓冲救了他性命

昨上午,在事发地看到,一棵5米多高、直径20厘米左右的绿化树趴倒在地上,树冠部分一些枝叶砸落在地面上。目击者说:“他最终能够生还,还得感谢这棵绿化树。”

消防官兵介绍,当时廖波部分身体压着这棵绿化树的树冠,一只手还抓着树枝,绿化树的树根都翘了出来。下落过程中廖波可能被这棵树子拦腰接住,慌乱中本能地抓住了部分树枝,减轻了地面撞击力。

消防官兵介绍,他们营救时候是扒开了近半米深的荒草丛,才接近伤者的。而伤者躺下的地方是一片被压扁的草地。

“半米深的草丛,也是救命的关键。”消防官兵说,在他们的救援案例中,落在这么深的草丛中的坠落者很少见。这么厚的草丛至少相当于一个有些漏气的消防气垫,能对坠落着起到缓冲作用。

在廖波坠落地,拨开草丛看到一个深约10厘米左右的土坑。原来草丛下方是一片松软的泥土。在廖波落地的时候,泥土受到挤压向四周凸起,在中央形成一个土坑。

目击者刘先生告诉,这层松软的泥土,成为廖波坠落过程第三个救命缓冲物,凹陷的泥土消减了大量的反作用力,并增大落地瞬间的接触面积,减轻了他触地的身体部位和整个身体受到的反弹力,让他延续了生命希望。

三大原因甩下立交

A、天雨路滑弯道飘移

“天雨路滑可能是主要原因。”蒋伟回忆,当时下着小雨,路面脏,显得有些湿滑。过一些较大的弯道,车辆有些飘移。昨上午10时现场注意到,一些未铺河沙的路段仍有些湿滑,车辆行驶到这些地方都有轻微打滑的迹象。交巡警介绍,事故现场大货车泄漏了少许油料,使本来湿滑的路面更显打滑。

B、速度过快车头侧翻

“如果车速慢一点,最多就是侧滑一下擦挂护栏,但是这车速太快了,离心力就大,重心又偏高自然容易被甩出去。”交巡警告诉,现场侧翻的是拖挂车的车头部分,挂车部分并未侧翻,初步判断事故车辆涉嫌超速。

采访中,驾驶员自己也承认,当时的车速是有些偏快。

C、未系安全带

“天雨路滑、车速过快导致事故发生,但如果他系了安全带,或许就不会被甩到桥下。”据参与救援的市消防特勤二中队官兵介绍,现场副驾室车门并未打开,只有前挡风玻璃破碎,坠桥者可能是从此处甩出去的。

据驾驶员回忆,当时车内只有他和廖波两人,自己系了安全带,而副驾室的廖波并没有系安全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