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养老院断电老人们摸黑疑缘于拆迁纠纷

来源: 时间:2018-11-13 11:33:57

养老院断电老人们摸黑 疑缘于拆迁纠纷

工作人员用手电筒照明,给老人喂水。

一位老人黑暗中起夜,摸着墙边的栏杆小心翼翼地行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发电机工作时,老人们围坐在电视机前。

昨晚8点多,大兴区旧宫镇庑殿二村幸福舒适养老院内,烛光摇曳,很多老人因停电而早早入睡。45位老人已经摸黑度过了35天。一年前,养老院所在区域被划为拆迁区,目前拆迁工作已接近尾声。养老院因拆迁补偿问题谈不拢,未搬离。

据拆迁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耿先生介绍,由于村里变压器和部分电线被盗,所以才导致养老院断电。

>>探访

断了电的养老院

幸福舒适养老院外遍地残砖烂瓦,看起来有些荒凉,附近的房子早已无人居住。

5月24日晚7点多,来到幸福舒适养老院,院子里摆放着照明的蜡烛,风吹过险些灭了,一楼几间房屋内有手电的亮光。这里大部分老人完全不能自理,几位身体稍好的老人坐在一起聊天。

72岁的郭女士与78岁的老伴入住这里已3年多。由于老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只能在床上,郭女士每天要为老伴更换多次尿不湿。郭女士说,断电后养老院怕点蜡烛危险,为每个房间发了手电,“有手电也看不清,没有灯非常不方便”。

据院长贾女士介绍,4月24日,有位老人病危,由于停电,吸痰的机器无法使用,只能人工用手抠痰。由于之前与家属有约定,院方并没有叫救护车。当天,那位老人去世。为确保每位老人能及时得到医治,养老院很快购置了一台发电机。“发电机噪音很大,我们也只能忍着。”发电机到晚9点半停机,老人就只能呆在床上了。

>>养老院

怀疑拆迁方搞鬼

贾女士说,庑殿村已拆迁一年多,因大部分村民已搬走,村里的水管不再通水。“养老院一年不供水了,我们都是从外面用大桶拉水。”4月12日晚8点多,老人们吃完饭正在休息,院内突然停电,“那是第一次停电,直到18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断电。”贾女士称,她去拆迁指挥中心反映时,对方告诉她,因跳闸停电。

4月19日,贾女士发现通往养老院的电线被人剪断,拆迁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得知后为其接上。但刚过两天,电线再次被剪断。拆迁指挥中心工作人员告诉她,有不法人员半夜偷电缆,可以把电线接上,但难保不会有人再去剪。

贾女士则认为,断电之事是拆迁的工作人员所为,“如果有人存心偷电缆,剪断后的线不能一寸不少地放在原地。”

4月21日后,养老院没再通电。其间,她曾向拆迁指挥中心、旧宫镇政府等多个部门反映停电之事,但35天来,养老院一直没能恢复供电。

>>拆迁方

贼破坏供电设备

对于停电问题,拆迁指挥中心相关负责人耿先生称,村子大部分住户拆迁走后,治安问题得不到保障,村里的电线、变压器被偷的事件常有发生,“就连拆迁指挥部的线都有人偷,剪线之事绝非拆迁办的人所为。”

耿先生介绍,5月7日前,拆迁指挥中心还在原来位置时,特地为养老院拉上一根电线,并免费为其供电。指挥中心换地后,附近没有合适的变压器为养老院供电,“加紧谈赔偿事宜,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

据大兴区住建委拆迁管理科科长于先生介绍,已得知养老院停电之事,但多数住户拆迁完毕,整个村的供电设备不健全,无法保障养老院的正常供电。

对此,贾女士说,离家不到300米的距离就有变压器,但一直没人给接。“现在区域内,药厂和服装厂都有电,搬家后的拆迁指挥中心也有,但是惟独养老院没有电。”贾女士认说,养老院停水停电是一种变相施压。

>>探因

谈妥补偿是根源

旧宫镇负责接待媒体的张先生表示,庑殿南场旧村改造项目是市政府重点整治的“挂账村”项目,拆迁任务繁重。为加快步伐,2月底时,政府曾以养老院名义,致信老人们的监护人,希望家属能尽快将老人接走。3月份,政府再次下通知,但目前该院仍有45位老人。“我们找了两个养老院分流,但院方不愿把监护人名单告诉我们,即使我们想安置这些老人,工作也没有办法进行”。

张先生说,贾女士提出3000多万的拆迁补偿款,同政府评估的价格相差2000万。“老人和贾女士在一起生活久了,可能从情感上支持贾女士的做法,这会为拆迁带来困难。当然,这仅仅是一种猜测,具体情况不好说。从实际情况讲,贾女士办院确实不错,为旧宫的养老事业作出很大贡献,但该拆的还是要拆”。

对此,贾女士则称,她不想将名单交给别人,“老人一直由我来负责,我应该继续照顾他们,不用别人来管。”对于拆迁差额问题,贾女士说,她一直在寻找养老院搬迁的场所,在亦庄地区,有一处与现址的交通、地理位置差不多的房子,至少要2500万。另外,买房后要根据养老院的需要重新装修,还需要一大笔钱。“这是我的事业,我想继续照顾这些老人。”贾女士说,“我从来没说过要故意留他们的话,这些老人是真的不想走。”

>>追访

老人“故土难离”

昨天,同老人们聊起拆迁之事,很多老人们说,知道要搬家,但都不舍得离开。

84岁的于女士于4年前从回龙观的家中来到这里,患有多种疾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见到,她硬挺着要从床上坐起来。“我觉得这里挺好,院长挺好,老人们在一起也挺高兴。搬家太难了,我们都是老骨头了,经不起折腾。”

郭女士说,老人们留恋这里的另一个原因是价格便宜,服务态度不错。她和老伴的退休金是4400元,老伴不能自理,她和院里的护工一起照顾老伴,每个月两人交费2610元。“3年前,我找别的养老院给我们要5200元,支付不了。”郭女士说,她希望跟养老院一起搬迁。

采访了5位老人的家属,他们均表示,选择哪家养老院尊重老人的意见。

据大兴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国家实行养老社会化,允许私人办院,并给予一定补助。该院在民政局有备案,并经过正式批准注册。从价格来讲,该院在北京应属中低水平。一些老人不愿意离开,可能有自己的原因。民政局从业务上进行指导,对其设施设备、人员配置、服务质量进行监管,但是家属选择哪家养老院,民政局无权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