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劳动纠纷

旅西班牙华人婚恋难已婚妇女被逼离经叛道

来源: 时间:2018-08-15 14:17:24

旅西班牙华人婚恋难 已婚妇女被逼离经叛道

据西班牙欧浪报道,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在西班牙会走到今天,生活再苦,但毕竟任何困难和挫折也都可以迎刃而解,但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他们却一再无能为力,他们也唯有以自己的方式承担着这种特殊的婚恋经历…… 逢年过节“租”个女友应付父母

来西班牙六年的时间,年近三十的阿明仍没有找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相继结婚生子,阿明也很是羡慕,但没有办法,由于之前沉迷于赌博,一个月千把块的工资都拿去养老虎机和圆盘了,所以这些年下来,依然还是身无分文。阿明说,自己打从拿到居留到现在,也曾先后两次打未婚证明回中国打算找一个下来,但对于自己只身一人远在西国打工的情况,也没有特别地吸引人,再加上回国的时间仓促,两次都没能得偿所愿找个媳妇下来。

“相亲的那些女孩都很现实,只要一听说我在国外还是打工的,结婚后又不能马上出国,一个个都打了退堂鼓。”由于现实如此,每次相亲到头来总是不欢而散,要不就是阿明嫌弃人家长得难看,要不就是对方嫌阿明没钱。

这样几次下来,高不成低不就的阿明也干脆打消了回国娶妻的念头,而把择偶的范围定在了西班牙。“其实我根本就不急着结婚,只是家里人催得急。”为了让长辈安心,阿明只得“租”了临时的女友隔一段时间给老家的二老打过去。这样一来,虽然可以解决短暂的燃眉之急,但毕竟纸包不住火,时间一久,阿明也很担心家里人知道内幕,但阿明对于将来却没有任何打算,毕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能拖一天是一天。“这里的华人女孩子很难追的,就有算中意的,想约她吃个饭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更别说有其它机会发展感情。”据阿明告诉,一方面在西适婚的华人女性相对较少,另一方面这里的未婚女孩眼光也相当高,所以一时很难找得中意的另一半。

“其实,我也很想找一个适合的稳定下来,正正当当地成立一个家,然后两个人一起开个小店什么的,但这里的女孩真的太难找了,为了稳住家人的心,我只得租了个女孩每隔一段时间给家人打过去报下平安。”阿明说,自己在国外租个女友打回去倒没什么,最尴尬的是父母见到自己的“准媳妇”肚子迟迟没动静,都忧心得不得了,经常在里问长问短的。“最让我受不了的是逢年过节的时候,父母经常叫我把素未谋面的儿媳妇带回国让他们看看,但这个儿媳妇毕竟是假的,再怎么样也见不了面啊!”阿明说,自己没有结婚最紧张的莫过于父母,但同时,父母也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因为在国外找一个媳妇,并不是说找就能找的,需要的是时间和缘分。“我已经戒赌了,现在正在努力地存老婆本,毕竟现在没有一点事业基础,的确没有女孩子肯跟了我。”

未婚男和已婚女之间特殊的“走婚史”

“我平均一个月跟她见一两次的面,要不就是我去找她,要不就是她来找我。”相对于阿明的租女孩应付长辈,旅西几年的阿光却另有自己的高招。阿光好几个朋友回中国结婚的,千辛万苦地带老婆出来,到头来落个鸡飞蛋打的下场,要不就是老婆跟人跑了,要不就是受不了这边生存辛苦回中国去了。由于这样的前车之鉴,阿光每逢熟人就说,打死自己也不在中国找老婆,自己实在是承担不起申请家庭团聚后落得个劳燕分飞的下场。再加上近几年来移民政策收紧的趋势,回中国结婚申请自己的配偶出国更是难上加难的事情,光是那申请的一道道杂七杂八的手续已经够自己受的,况且自己更没有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去弄那些烦琐的事情,但自己长年单身下来,也毕竟不是办法,为此,阿光只有以自己的方式来解决感情问题。

“她是我的友,这两年来,我们都保持这样的两性关系,我们没想过要在一起,也没想过要结婚,两年来,这种特殊亲密关系让我们觉得很刺激。”

采访中,阿光并没有把对方的详细资料透露给,只是说自己和对方这几年来的都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在一起很适合很默契。“她的老公和孩子都在国内,而我是未婚的,我知道我们两个这样没有结果,但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这却是我们共同的需要。”

这种不能曝光的偷情生活,阿光和情人却别出心裁地赋予了一种很特别的名词叫“走婚”。自己和对方都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婚姻,各自有自己的生活,但在情感世界里却把自己定型为一对。他们不需要每天都生活在一起,也不像单纯的包养关系那么地简单,他们的费用是AA制,每隔一段时间去对方所在的城市,或者对方来自己的城市双双入住宾馆的“爱巢”享受无拘无束的“一夜情”,而一旦休息天一过,他们又开始了彼此的“分居”生活。

热衷于这种有距离才有新意的激情游戏,两年下来,这种“走婚”额外的支付对双方来说是昂贵的,但为了彼此的新意和保密,阿光始终都觉得无怨无悔。“我们也有想过在一起,但我们承担不起这样的压力,她国内有夫有子,而我在这里又是未婚的,如果在同一个城市,光天化日和她出双入对,万一碰到一个熟人,两个人都会弄得身败名裂。”阿光说即便自己和她见面,也总是小心翼翼的,因为两个人在这个国家的亲戚朋友太多了,藏身于宾馆“芙蓉帐暖度春宵”的他们也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躲开彼此的熟人圈子。“我们都是要面子的人,反正身边暂时都没有自己的另一半,所以不存在谁伤害到谁。”阿光说自己和她有一个口头约定,只要一方自己找到适合的人生伴侣或者她的老公和孩子出国团聚,那么两个人就准备着分道扬镳。

“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感情确实有增无减,说真的,我很喜欢她每次给我带来的新意。”阿光说,每次自己和她约会,都会精心地打扮一番,这样一来,除了有情调也很有新鲜感。“她不会干涉我的生活,我也不会去破坏她的家庭,我们彼此都有各自独立的生活空间。”而对于自己有朝一日始终要面前和她的分离,阿光也显得很平静也很坦然。“我们始终要面对的,因为这对我们来说,毕竟是一段见不得光的感情经历,因为偷来的东西始终要还的。”(来源:中国)

从“小三”到弃妇的凄凉转身

“一开始我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那份虚荣心,可是时间久了,我对他也渐渐有了感情。”做情人是一件不光彩的事,但对于旅西侨胞阿媚来说,却是一个极其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五年了,小三阿媚在情人身上并没有拿到什么,相反,这其间付出的屈辱和痛苦却不是她一个人所能承受的。

八年前,没满二十岁的阿媚在亲戚的帮助下,以家庭团聚的方式来到了西班牙,随后阿媚在亲戚家做了三年免费的跑堂当是抵债。

辛苦熬满三年后,阿媚离开了亲戚的餐馆独自去了南部做工,并在南部认识了大她几岁老板阿伟。为了追求阿媚,阿伟不仅隐瞒了自己的婚史。利用自己餐馆老板的身份大献殷勤而且还对阿媚嘘寒问暖,这让阿媚也大为感动,之后,头脑发热的阿媚在没经考虑的情况下,和阿伟住到了一起,并指日等待着做餐馆的老板娘。

入主餐馆后,阿媚这才知道阿伟在国内不仅结了婚,而且还有了孩子,那时候还正在办理申请妻儿的家庭团聚手续。尽管如此,阿伟还是信誓旦旦地承诺,自己开餐馆的钱都是老婆娘家人全力支持的,把母子带出来也是还她的感情,等老婆和孩子出来后就直接离婚,利用赚来的钱再让阿媚也去亲戚那里借点钱过来,和自己一起开店。面对着木已成舟的事实,阿媚也很是无奈,时间一久,自己对阿伟也动了真情,只等着阿伟把妻儿带出来后,离了婚再真真正正地给自己一个名份。

可是这一等竟等了三年的时间,2008年下半年,在阿伟的老婆带着儿子来西班牙后,阿媚这个小三的身份竟无处容身了,搬出了阿伟的老板住家不算,而且还在阿伟的再三要求下辞掉了工作,转而去阿伟新租的住家开始了正式的“金屋藏娇”的生活。“以前他老婆没来的时候,他经常给我买这买那的,从几百到几千块的衣服或者首饰,他买给我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到了他老婆出来的时候,他再也舍不得在我身上多花一分钱了。”情人阿伟收紧了腰包,让阿媚也开始紧张自己的生活,几年的时间下来,阿媚先后为阿伟打了两次胎,本来身体就不怎么好的她也因此变得骨瘦如柴,但这样的付出并没有换来阿伟的承诺。

“我每次催他离婚,可是他总是显得很不耐烦,为此我们为了结婚的事经常吵架。”阿媚说,几年下来,自己看着自己越来越少的青春总是惶惶不可终日,总希望能和阿伟修成正果,但阿伟总是一再地敷衍和推迟。“我很怀疑,过去的他爱的只是我年轻的身体。”在纠缠了五年未果的情况下。2010年3月,变卖了所有东西的阿媚绝望地离开了阿伟,换了号码,去了外地。“我不知道这五年来,我得到了什么,除了浑身的伤痕累累外,我拿着身上仅有的六千块钱离开了他。”采访的结束,阿媚悲伤地告诉,这几年的情人生涯真的不堪回首,自己的年龄也老大不小,也是时候找个人好好嫁掉了